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报告称农民进城人均成本13万 实现同城化待遇是当务之急
文章作者:张车伟  发布时间:2014-03-18 09:55:00

    【导读】中国社科院报告显示,农民进城人均成本13万,政府每年需要投入6500亿。

    对于新型城镇化来说,如何让农村人口真正变成城里人是顺利推进的关键。从农村到城市,不断来到城市落户的人们还是需要一些安家的成本。那么,农民进城落户的成本有多大呢?

  中国社科院最新发布的《中国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报告》对此进行了一番测算。结果显示,目前我国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人均公共成本约为13万元。其中,各地区并不尽相同,东部最高,达到17.6万元,中部和西部落户成本则都只有不到11万。

  所谓公共成本,是指政府为保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而在各项公共服务、社会保障和基础设施新扩建等方面所需增加的财政支出。根据刚刚发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规定,各级政府根据基本公共服务的事权划分,承担相应的财政支出责任。

  而这也意味着,进入城镇的个人每年平均需要支付1.8万元的生活成本,还需要一次性支付10万元左右的购房成本。如果想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落户,需要支出的成本显然会更多。

  实现人的城镇化,真正让人们在城市中定居,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根据社科院的测算,假设公共成本是由政府来出钱,每年解决2500万人城镇化,政府每年一次性投入约6500亿元,相当于我国2012年公共财政收入的5.5%。这样的成本是政府可以承受的。

  那么,如何经济高效地完成这一过程呢?我认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并不缺钱,在资金充足的前提下,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是关键,而要充分释放新型城镇化的经济潜力,深化改革,理顺城镇化过程中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农村和城市的关系,是需要优先进行的工作。

  按照社科院最新发布的这份报告的测算,每个农村人口在城市中真正定居,公共成本大约是13万。如何看待这个数字?13万的公共成本中,包括哪几方面的内容?哪种成本占比最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表示,13万是一个大致的测算,仅仅是一个参考,我们不能对这个数字过于认真,因为实际上发生的费用可能都是不同的,也是难以计算的。但我们大致可以勾画出农民工进城,我们政府所需要投资的一些地方,比如说要解决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然后是公共教育的问题,尤其是义务教育、子女教育的问题,甚至农民工进到城市住房的问题,比如说廉租房的问题等等,这都是政府要考虑的或者是要投入的一些领域。至于每个人真正要花多少钱,不仅存在地区的差异,而且还存在着大中小城市的差异,这个差异应该是非常大,要测量准确也非常不容易。

    从这次的报告当中我们也能够看得出来,比如说它列举了中东西部地区人口转移的公共成本,东部地区是17.6万,中部地区是10.4万,西部地区是10.6万,怎么来看这种区域差异所反映出的问题?

  张车伟表示,我们国家的地区差异还是比较大的,东部地区的收入水平比较高,公共服务水平也比较高,社会保障程度也比较高,所以这些地区的投入相对更多一点,要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张车伟认为这些数据是合理的测算,确实也反映了现实的情况。

  按照测算,每年解决2500万人的城镇化,每年需要投入6500亿元。这些资金如何安排比较合适?目前我们每年的相关资金规模是不是能够满足?

  张车伟说,到现在为止,我们国家并没有一个专门为农民工进城所做的财政预算安排,所以6500亿这个概念也是对我们国家今后在农民工进城方面,政府如何加大投入所做的参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来讲,它的负担并不是特别大。我们国家现在整个政府的预算性收入,一年大概是十几万亿,去年大概达到12万亿,6500亿占我们整个政府的公共财政预算的比例大概不到6%,实际上是比较低的。从资金的筹集来讲,并不需要政府特别花费很大的精力。

  张车伟认为,我们的问题主要是如何有序地推进农民工的城市化,从政策的角度,从改革的角度来说,这才是关键。比如说我们现在农民工市民化的一些制度障碍还没有消除,比如说我们户籍制度的问题、子女教育的问题,现在这些进城的农民工还没有完全得到和同城居民一样的待遇。尤其是在一些特大城市,现在还没有特别明确的让农民工进入到城市的一些路径、方法和步骤。总体来说,我们的钱不是问题,更多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改革和我们政策的设立。

  如何打破城乡二元的结构,让农村人口能够方便地在城市里落户?张车伟表示,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实行农民工的待遇或者公共服务的同城化,就是同城化的均等化。我们不可能要求进到一个西部小城市的农民工享受到和进入到北京的农民工一样的待遇,但进到北京的农民工应该享受和北京市居民同样的公共服务,这是合理的要求。对进入到中小城市的农民工来讲,他享受和当地居民同等的或者是均等化的公共服务,也是合理的要求。所以对于不同类型的城市,就应该有不同政策的设立。特大型城市、人口压力大的城市和省会城市,以及中小城市,它们的做法应该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上海实行的积分入户,这都是一些探索。不同的地方还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来探索适合当地不同情况的农民工进城或者是市民化的改革路径。

 

文章出处: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