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2016年10月15日,“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社会保障制度”学术研讨会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6-10-20 15:01:00

  

 

    2016年10月1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中国人口科学》杂志社主办,城乡社区社会管理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承办的“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社会保障制度”学术研讨会,在湖北武汉举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杨灿明教授、湖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杨云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研究员出席研讨会,并分别致辞。研讨会由城乡社区社会管理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主任赵曼教授主持。

  来自全国人大财经委、中国社科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近40余家单位的近120位专家学者与会。研讨会分为“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医疗保险的制度设计与地方实践”、“养老保险、养老资源与养老服务”、“养老保险制度相关参数的测算与评估”四个单元,分别由武汉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邓大松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丁士军教授、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院长丁建定教授及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边恕教授主持。会上,各位专家学者还就各单元主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将迈入“社会养老保险制度2.0版本”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教授李珍认为,城镇就业人员的老年收入保制度在经历20世纪50年代初和80年代中期两次质变后,今天再次迎来第三次质变的历史新起点。也即,要从“国家——企业”养老保险制度、“社会养老保险制度1.0版本”迈入“社会养老保险制度2.0版本”。李珍表示,此次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由1.0时代向2.0时代的迈进同样是形势所迫,以2015年为观察时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的高速扩张已经终结、替代率的持续下滑再无空间、可持续的加速恶化已然开启、多层次的长久停滞亟需转型。

  “经1.0时代近1/3个世纪的发展,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为保障离退休职工的老年生活、促进中国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而今制度在扩大覆盖范围、提高养老保障水平、维系财务可持续性3个方面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挑战,与此同时,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却远不足以为制度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李珍认为,为实现城镇就业人员老年收入保障体系在2.0时代的健康发展,首先需要以二元制度破解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治理体系及能力,其次,需要围绕缴费基数、遵缴率等重要参数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治理体系及能力,最后需要明晰“多支柱”的理念并对“多支柱”下各支柱的内容及支柱之间的关系进行重新梳理。

  提高财政缴费补贴 鼓励农民缴费

  通过对农村老人养老的调查及调差结果分析,华中农业大学文法院院长钟涨宝及其团队发现,农村老人认为可以满足其基本生活需要的养老金均值为267.26元/月,与农村老人个人基本生活消费支出的均值264.23元/月无显著差异。多元线性回归模型显示,对基本生活资料的消费能力或生活质量的不同导致农村老人对养老金需求数量的差异,而农村老人的养老风险感知状况也直接影响了农村老人的养老金需求数量。对基本生活资料的消耗能力越强或生活质量越高的农村老人,其对农村老人的养老金需求数量越多,而农村老人对养老风险的感知越强烈,则其对养老金需求的数量越多。

  钟涨宝表示,通过对农村老人消费支出水平的统计分析发现,农村老人个人生活消费总支出的均值为6156.29元/年,平均每月513.02元;农村老人个人基本生活消费支出的均值为3170.74元/年,平均每月264.23。从客观上看,2014年农村地区社会养老保险的养老金平均来说可以应对湖北省农村老人21.5%的生活消费总支出和37.3%的基本生活消费支出;如果以当前70元/月的标准计算,基础养老金平均来说可以应对湖北省农村老人27.2%的生活消费总支出和47.0%的基本生活消费支出。同时,养老金占农村老人消费支出的比重随年龄的增长而提高,尤其是占高龄老人消费支出的比重极大。从主观上看,虽然农村老人认为当前的社会养老保险对其生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普遍认为社会养老保险的养老金待遇偏低,社会养老保险的养老保障能力不足。

  “从新农保试点到城乡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养老金对农村老人的保障能力一直受到社会与学界的质疑,本人通过对湖北省实地调研数据的分析,认为,无论从客观上还是主观上,当前社会养老保险的待遇尚不足以应对农村老人的基本生活需求。”钟涨宝认为,要满足农村老人的基本生活需求,最根本的是提高当前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待遇水平。自新农保在农村试点实施以来,国家层面对基础养老金待遇仅进行过一次调整,而且仅提高了15元,即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从每月55元提高到70元。但养老金调整的幅度和灵敏度不及居民消费水平的增加,因此需要建立基础养老金调整的长效机制,使基础养老金的调整与国家经济发展及居民消费水平相适应。其次,创新激励机制,提高财政对居民缴费的补贴,鼓励居民选择交稿档次缴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其在达到领取养老金年龄时领取足够的养老金去应对其基本生活需要。为鼓励农民缴费,需要提高财政对居民缴费的补贴。当前,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财政补贴主要采用固定补贴的模式,即无论农民选择何种缴费档次,均补贴30元,这种补贴模式不利于激励农民选择交稿档次缴费。因此,宜将固定补贴模式改变为比例补贴模式,即根据缴费的比例进行补贴,多缴多补。

  学者建议将财政支持的重点聚焦于基础养老金

  “中国于2014年合并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建立了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但目前来看,尽管还有大量可参保群体处于制度之外,参保人数增长率还是出现了急剧下降。特别是城镇居民的参保率却远远低于农村居民,成为实现制度真正全覆盖的一个短板。”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孙永勇表示。为分析这一问题,他选取武汉市3个典型地区中一些符合条件的居民作为调查对象,运用logistic回归模型从个人特征、家庭特征、和对制度知晓情况等层面分析了影响城镇居民参保的主要因素。经研究,孙永勇发现:年龄、文化程度、收入状况、对制度的知晓程度等因素均对城镇居民的参保决策有所影响。通过进一步的分析,他认为,在目前复杂的制度设计下,不仅基础养老金水平过低,而且个人缴费往往集中于较低的缴费档次。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孙永勇建议,将财政支持的重点聚焦于基础养老金,以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基准,按照一定的替代率确定基础养老金标准,实现基础养老金水平的逐步适度提高。对于个人账户,建议以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缴费基数,以一定的基准费率进行缴费,并辅以一定的“负所得税”补贴;允许在一定的额度内附加缴费,但只能享有更低水平的“负所得税”补贴。此外,强化对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障制度宣传将产生积极作用。

文章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