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都阳:要高度重视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冲击性效应
文章作者:都阳  发布时间:2020-11-10 11:36:00

  题记:2020年10月20日,北大国发院举办第147期【朗润·格政】暨“中国经济的远景与挑战”专题系列首场。该系列在北大国发院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合作的《中国2049》报告和专著基础上,展望中国经济的远景,并分别从老龄化、国企改革、能源与环境、金融体制改革、大国战略等不同的维度解析未来的挑战与必要的改革。第二场和第三场分别于11月1日在上海和12月4日在深圳举行。本文根据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都阳的点评整理。

 

  我和社科院的蔡昉老师大概在20年前就做过经济增长收敛的课题,未来中国经济如何收敛是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根据我们的观察,如果把改革开放40年分成前20年和后20年,就中国内部经济增长绝对趋同的速度而言,后20年比前20年更快,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为双循环提供证据。

  最近也关注人口老龄化问题,对于雷晓燕老师所研究的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与应对问题,我提供几点补充意见。

  第一, 老龄化是中国未来人口发展的基本趋势,甚至可以说是我们未来最基本的国情,也是制约我国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最主要因素,政府、学界、市场和社会都已经高度重视。

  第二, 仅仅判断中国会出现人口快速老龄化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加大研究快速的、大规模的老龄化所带来的影响究竟是什么,包括直接影响和衍生影响。最近有一些声音说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可能不如大家说的那么大,这就更值得我们好好分析。科学分析是科学应对的前提。

  中国老龄化加速,对经济增长影响明显

  我们一直在研究人口与老龄等相关议题,最近研究的一些成果在此和大家分享。

  首先,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已经毫无争议,因为人口变量相对来说是稳定的,人口老龄化的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是清楚而客观的。

  在中国2035年和2050年“两步走”的战略时段里,人口老龄化的速度要比很多经济体都快,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关注的。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的程度跟一些发达国家比可能并不是很严重,但在未来的15年甚至30年当中,速度将比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快,这是我们应该特别考虑的一个因素。

  人口老龄化本身就会对经济增长带来影响,再加上老龄化速度快、规模大,又会使影响更大。人口老龄化影响经济增长有几个基本的机制:

  第一, 影响劳动参与率。经济增长包括两部分:劳动力市场规模的扩大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人口老龄化造成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导致劳动力市场规模缩小,这本身就会带来潜在增长率的下降。

  第二, 影响全要素生产率。劳动年龄人口的老化会使我们的工人变得越来越老,这会对全要素生产率有比较严重的影响。劳动年龄人口的老化对全要素生产率的负面影响已经得到实证研究的支持。

  第三, 影响资本产出比。资本产出比也是增长的一个因素。

  快速老龄化会产生冲击性效应

  为什么快速老龄化值得特别关注?因为快速老龄化可能会产生一些冲击性效应。如果是缓慢的老龄化,我们可以通过政策的调整、生产要素相对价格变化及其引致的技术变迁来应对和适应,但一旦人口老龄化形成冲击性效应,应对起来就更加困难。

  快速老龄化为什么会产生冲击性效应呢?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 传统的优势产业可能会受到冲击。比如,在过去以要素积累模式为主要特征的增长阶段,劳动密集型产业有很大优势,但是,未来五年到十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会迅速减少,这意味着这些优势产业还没有来得及做好转型升级的时候,就已经受到严重冲击。

  第二, 社会负担的骤然增加。未来我国高龄老人数量会迅速上升,社会负担会随之加重,照料看护体系等都需要大量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

  第三, 如果人口老龄化增长太快,一些在其他国家能正常运转的机制,可能在我国就会变得困难。在渐进的老龄化过程中,劳动年龄人口越来越少、老龄人口越来越多的过程是缓慢的,随着劳动力越来越稀缺、劳动的价格越来越贵,劳动和资本的相对价格关系会发生变化,并引致劳动节约型的技术变迁。但渐进过程能给技术和资本对劳动力的替代、包括为新技术的迭代留出时间。一些国家的实践也表明,人口老龄化的确会引致劳动节约型技术的变化和对劳动的替代。但是快速老龄化不同,企业和社会的转型可能就没有那么从容,会比一般的路径更加困难,这是需要我们思考和应对的。

  未来,我国老龄化的趋势显然是符合快速老龄化特征的。如果考虑这个因素,我们的测算是在未来五年中,假定其他因素不变,仅仅因为快速老龄化这一个因素,就可能使每年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再后的五年大概每年下降0.8个百分点。

  政策建议

  政策建议方面,在我看来,在接受老龄化这个注定事实的前提下,我们能做的就是更好地发挥现有制度和政策的效应,主要有两个方面:

  第一, 由于人口老龄化的直接影响是劳动力市场规模的缩小,所以,所有能提高劳动参与率的政策都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可以采取的政策。这就意味着在劳动力市场制度方面,所有促进和扩大就业、提高劳动参与率的制度和政策安排都应该是我们积极考虑的选项。

  第二, 在促进劳动生产率方面,由于老龄化对劳动生产率的负面冲击,应对老龄化需要大量的社会资源,老龄化会带来巨大的养老负担。所以,劳动节约型的技术是我们应该鼓励的。

文章出处:北大国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