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报告称我国或陷银发贫困状态 专家:不是中国所特有
文章作者:张车伟  发布时间:2014-09-26 09:51:00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在我国即将迈入老龄化社会时代,社会各界也更加关注老年人的健康生活,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市场也被称为“银发经济”。实际上,每个老年人口每年至少产生1万-10万元的经济效益和市场需求,“银发经济”是不可小视的“富矿”。

  然而,一份调查报告却让给出了一个引人关注的结论。在昨天举行的2014中国养老金国际研讨会暨“中国银发经济时代”论坛上发布的报告得出结论,中国在2010年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目前劳动人口因为养老资产不足等问题,预计未来可能陷入“银发贫困状态”。

  支撑这个结论的数据是这样的:按照实际赡养比观察,受1963年生育高峰和女性50岁退休政策影响,中国在2010年已提前15年进入深度老龄社会,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在2013年后,难以维持3:1的赡养比;可能提前20年进入超级老龄社会。

  显而易见,目前我们的养老金政策在政策公平性、制度效率性和基金持续性等方面却还存在一些问题。未来,提高劳动人口的人力资本和赡养能力,促进大龄人口就业和积累养老资产,提高老人口消费和购买力,将会是中国“银发经济”的发展战略。由此可以预期,银发经济的各个环节都蕴藏着巨大的市场空间,用心做强做大“银发经济”,“银发贫困状态”是可以避免的。

  我国目前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9.5%,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16.2%。随着老年人口比重上升,未来老年人的消费观念、习惯、偏好以及消费能力和方式将改变社会消费结构,形成潜在消费市场。当“银发时代”不可避免地到来,如何发展“银发经济”?如何避免陷入“银发贫困状态”?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对此解读。

  经济之声:这份《中国老龄社会与养老保障发展报告》提到,中国在2010年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目前劳动人口因为养老资产不足等问题,未来可能陷入“银发贫困状态”。“银发贫困”,这将是现实情况,还是危言耸听?

  张车伟:老年人贫困应该说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这个不是中国特有的。其他国家进入了老年以后,相对于他们的劳动年龄阶段来讲,收入相对减少一点,这是很自然的现象,我觉得很难一下子就说进入到这种“银发贫困”。

  经济之声:那么刚才提到的“银发贫困”,您觉得是危言耸听吗?

  张车伟:“银发贫困”当然和一个国家的制度设计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从生命周期来讲,一个人都有从小的时候被抚养阶段,到他创造社会财富的劳动年龄的阶段,到他最后老年阶段,退出劳动力市场。从这个来看,进入老年以后,显然他已经退出社会创造财富的阶段。这就依赖于他进入了老年以后,有什么样的收入,或者有什么样的财力能够支撑我老年人的消费。如果他做不到的话,显然老年人的贫困问题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经济之声:那一般来说,导致这种状态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张车伟:这跟一个国家制度设计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最主要就是养老金制度的设计,养老保障制度的设计。如果制度的设计不完善,没有办法在他工作的时候让他为养老做足够储备的话,那么老年以后显然就老无所依了。过去,我们的养老还要靠家庭、靠孩子。今后来看,随着我们生育的子女数量越来越少,我们少子化非常严重,这种过去传统的方式,肯定难以支撑。难道必须用我们这种现代制度的设计,养老保障体系的建设来应对老年人的贫困问题。

  经济之声:这份报告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报告也提到,当前我国养老金政策在政策公平性、制度效率性和基金持续性等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就目前的情况看,只是依靠“养老金政策”来应对“银发时代”,是否有些捉襟见肘?

  张车伟:从现在来看,我们国家养老金的制度,养老保障的制度还存在着很多的缺陷,报告列举的这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存在的。但是我想说的是,这几年来我们国家养老制度的建设也是突飞猛进的。我们从过去只有少数人被养老保障制度所覆盖,现在基本上实现了全覆盖,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实际上都能够被某种制度所覆盖,现在制度的框架已经完成。当然在这里面存在着,比方制度的不公平性,有一些人的保障水平过低等等这些问题。但是,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不断的改革,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在发展当中逐步解决的。当然,仅仅依靠养老保险制度或者养老保障制度本身,也难以完全解决老年人养老的问题,这还需要社会的其他方面,包括老年人自己,包括家庭,然后也要进入到养老保障的制度设计当中去,比如家庭养老问题,怎么发挥家庭的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养老金当然起一个主要的作用。

  经济之声:当“银发时代”不可避免地到来,如何发展壮大“银发经济”?

  张车伟:这个问题非常的好,实际上我们已经注意到,随着老龄化加深,养老的需求越来越大,而且这也被认为是今后推动经济增长一个动力的来源。我们国家实际上在过去几年来一直在推动养老产业的发展,但是我们养老产业的发展问题到现在似乎还没有破题,就是如何能够使老年人潜在的需求变成实际的有效需求,现在还缺乏一些有效的办法。今后我们应该探讨一种撬动老年人需求的办法,让老年人潜在的需求变成社会实际的需求,推动社会的经济发展。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老龄产业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当务之急的状态。前一段时间,财政部也开始在几个城市试点开始,拿出几十亿的资金来试图能够推动老年产业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总之,要想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必然是国家、企业、市场、个人都参与,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文章出处:中国广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