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张车伟: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宜早不宜迟
文章作者:张车伟  发布时间:2016-03-02 15:39:00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的五大重要切入点。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首届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建议,“降成本”不能停留在口头上,应该将企业养老保险费率从20%降到10%,同时划拨资产来弥补降费造成的基金缺口。他说,“凡是未来三年通过不同手段,有养老基金结余的地区,要迅速下降养老金的缴费水平,下降期为2016到2025这十年,十年之后可以尝试再上升。”降成本为什么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入手。姚余栋说,在全球125个国家和地区中,仅有11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保费率超过40%,其中10个国家在欧洲,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了。

  企业的缴费比例过高,负担过重,影响了国内99%的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也制约了工人的薪酬增长。姚余栋认为,中国真正出现社保基金的总体缺口要到2030年,还有15年的时间。要解决经济增长问题、长远的活力问题,这段时间是可以利用的空间期。当前要迅速把社保费率降低一半,只要这十年间实体经济发展好了,企业更愿意为职工交社保,社保费是可以补回来的。“五险一金”缴费高企,成为企业负担过重的重要原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由此看来,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宜早不宜迟。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就此相关话题做出了解读与评论。

  经济之声:在您看来,我们的养老费率到底有多高?

  张车伟:保险费率加上五险一金,如果是五险,加进来大概在40%左右;如果再加上公积金,确实占工资的比例非常高,将近占工资总额的一半这样一个水平,从全世界来看,无疑是比较高的缴费水平。

  经济之声:现在看到,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建议降低费用,您觉得他的建议实现的可能性和实现的速度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张车伟: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复杂,单从缴费率来讲我们确实比较高,名义的缴费率,即我们缴费规定的缴费占工资总额的比例确实比较高,但是我们国家的收入分配方面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很多人拿到的收入可能远比工资单上所显示的计算缴费时候的工资高,这样就使得我们实际的缴费率可能就没有看到的高。比如有的单位发的各种津贴、补贴的一些费用比较高,它并没有在缴费基数里,如果将所有的收入算进去,可能实际的缴费率并没有那么高。当然对企业而言,我们现在规定的名义的缴费率确实对企业的经营有一定的压力,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从下降费率的空间来看,我们国家还是有一些空间,综合来看,我们现在的收支状况还是可以,总体上是盈余的。现在城镇职工的养老保险积累了大概两三万亿的这样一个资金规模。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定程度上下调我们的保险费率,然后调整保险费率,或者是不仅仅是调整我,可能整体的养老保障制度的改革确实有必要进一步推进。

  经济之声:我们的养老保险的基本费率是多少?

  张车伟:现在名义上是28%,企业缴费20%,个人缴费8%,这是个人的工资的比例。所以养老保险在所有的保险当中加起来占了大部分,是缴费最大的一个头。

  经济之声:比如五险中,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是不是这几块下降空间不大?

  张车伟: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缴费水平和缴费率都比较低,失业保险当然应该还是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其缴费率企业缴费大概占到工资总额的1%到1.5%。现在来看,失业保险盈余也非常多,这个费率进一步调整确实有必要。工伤保险本身缴费水平比较低,进一步下降影响不是很大。生育保险也是一个非常小的缴费率。医疗保险大概6%到8%之间,但是考虑到医疗费用增长很快,应该说医疗方面降费的空间不大,今后我们可能在医疗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投入。我觉得主要的可能还是如何进一步的改革和完善城镇职工的养老保险问题。

  经济之声:如果降了城镇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这一块,对哪些方面会有损失?

  张车伟:现在我们国家养老保险的压力也是存在的,一是老龄化速度非常快,退休的人越来越多,今后人数可能还会进一步的增长。第二,我们现在的养老保险基金还承担了过去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以后的一个转轨的成本。我们在转制的过程当中沉淀了很多成本,现在过高的缴费率跟我们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以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所带来的转轨成本有很大一个关系,如果转轨的成本不能解决,实际上降低费率的那个窟窿就会出现一个收支不平衡,就需要从其他方面来筹集养老保险收入的问题,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复杂。

  经济之声:有没有其他方法,或者其他财政来划拨把缺口补上,可能吗?

  张车伟:问因为养老保险是保险的制度,通过缴费享受这样一个养老保险的待遇,它是追求义务和责任以及收益相平衡一种的制度设计。如果现在把国有资产和税收的钱划拨进来,就面临享受到的人可能苦乐不均这样的问题。在这个体制当中的人,可以受益的就大,其他没有加入养老保险的人可能就没有受益。无论是财政收入还是我们国家的国有资产的收益,都应该全民来分享,而且所有的人享受的待遇应该一样才会公平。

文章出处: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