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正文
2017年6月22日-23日,陆旸副研究员赴荷兰海牙参加联合国公共服务论坛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30 12:00:00

 

   2017年6月22日-23日,陆旸副研究员赴荷兰海牙参加了联合国公共服务论坛,该论坛是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和荷兰政府联合举办的。6月22日的论坛共分为8个主题,陆旸在平行单元就业与繁荣主题单元发言,发言题目是《在经济减速背景下的就业损失和就业创造》。发言内容概括:

  中国的经济增长在2012年之后出现了明显的放缓趋势——从过去30年平均9.8%的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到"十二五"时期平均7.5%。我们认为人口结构变化和逐渐消失的“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减速的重要原因。2010年之后,人口红利的两个主要特征——劳动年龄人口增加和人口抚养比降低,都 开始向不利于经济增长的方向转变。人口结构的变化使得中国潜在增长率开始降低,进而实际增长率随之下降。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是总体的就业并未受到影响。实际上,中国经济也正在经历着结构性转变——从制造业向清服务业转变、从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向清洁行业转变。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口一直处于下降趋势,2015年农业就业占比仅有28.3%,第二产业的就业人数在2012年之后开始下降,2015年第二产业就业占比为29.3%,然而,第三产业的就业占比一直处于上升趋势,2015年更是达到了42.4%。我们知道,服务业和清洁行业往往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更有利于吸纳就业,这也是中国整体就业形势并未受到经济减速影响的主要原因。但是,经济结构的变化使得就业在部门之间出现转变——高污染高耗能行业出现就业损失,而服务业和清洁行业有越来越多的就业机会。

  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变本质上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中国的去产能政策也加速了经济结构转变过程。去产能的重点行业是: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等行业。针对落后产能(即能耗、环保、安全、技术不能达到标准和生产不合格的产品或淘汰类产能)通过制定标准体系和强制性标准实施,使生产落后产能的企业关停推出市场。最终的目的是使得产能过剩得到缓解,环境质量得到改善,产业结构得到优化升级。因此,去产能不仅压缩了产能过剩行业(污染行业)的生产规模,还并引起了棕色的就业损失。

  2016年2月国新办发布会公布“以钢铁和煤炭两个行业作为这次化解产能过剩的切入点,初步统计现实大约煤炭系统是130万人,钢铁系统是50万人,共180万职工需要分流安置”。2017年第一季度新闻发布会再次公布“2017年在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过程中,还需要安置职工50万人左右”。但是,由于去产能带来的棕色就业损失是短期和静态的结果,从长期来看,就业损失和就业创造是并存的。由去产能带来的就业损失会通过就业再创造的途径在服务经济或者绿色部门得到再就业。

  在短期产生的棕色就业损失,长期将会通过绿色就业创造获得补充,总体来看长期就业不会受到影响。再就业取决于培训和服务业的发展。以中国为例,在2003-2010年期间,中国服务业的就业增长速度和制造业就业增速相当,去产能会产生更大的就业损失,绿色就业创造的时间也会更长。然而,2010年之后,由于制造业就业增速放缓甚至下降,相反服务业就业增速提高,去产能虽然导致短期的棕色就业损失,但是快速发展的服务业和清洁行业为就业再创造提供了机会。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移动电子设备的不断普及,互联网开始与越来越多的行业融合到一起,孕育出一系列新业态,也催生出大量的就业机会。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党中央、国务院始终将就业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先位置。在积极推进“互联网+”的新时代背景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旨在借助互联网这一有力手段促进就业。这些政策以其作用途径可以分为以下四类:

  1. 支持新型业态发展以催生新的就业形态

  《国务院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中指出,要支持新型业态发展,推动平台经济、众包经济、分享经济等创新发展。以分享经济为例,根据《中国分享经济报告2017》,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其中滴滴出行平台提供了1750万个灵活就业岗位,从业者中的14%来自去产能行业。分享经济在提供就业机会、解决重点群体就业问题上功不可没。

  为引导分享经济健康发展,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征求意见稿)》,从市场准入、监管机制、信用体系等方面指明了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方向。提出要明确界定分享经济企业所属的行业领域以细化管理,制定适应分享经济发展的监管机制,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解释完善。推动政府部门、企业、高校数据、资源、设备共享,并在基础设施建设中考虑分享经济的需求。清除市场准入方面的冗余事项,降低资源提供者的进入门槛等。

  2. 借助互联网鼓励创业以带动就业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将“互联网+”创业创新作为重点行动之一。鼓励大型互联网企业和基础电信企业向小微企业开放平台接口、数据信息、计算能力等资源,整合优势资源扶持具有良好商业模式的创业团队,实现各类要素资源的开放和共享。加强新型众创空间建设,妥善利用国家自主创业示范区、大学科技园等现有资源,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便利化的工作空间。构建开放的创新体系,推广众包、用户参与设计、云设计等以网络技术为支撑的新型研发组织形式,加强社会各界的交流,促进研发成果的转移和转化。

  另外,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拓宽了创业者的融资渠道。从《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加大了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力度,以避免劣币驱逐良币,保障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为创业者提供良好的融资环境。

  3. 利用“互联网+”拓宽重点群体的就业渠道

  除了越来越多的高校毕业生投入到“互联网+”行业当中,过去被认为是处于信息化“真空地带”的农民工群体业也开始借“互联网+”之力进行自主创业。针对农民工群体进行互联网创业,国家制订了一系列政策进行支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明确指出深化和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工作,推进电子商务交易平台渠道下沉,为返乡人员创业提供平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各地方探索电子商务的新模式,培养农村电子商务人才,加强农村地区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农村物流体系等意见。商务部《2016年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工作要点》将电子商务进农村作为其工作的重点领域,工作包括加大对农村电子商务的扶持力度,实施农村电子商务百万英才计划,开展农村电子商务创新创业大赛,建立完善全国农产品信息平台等。

  4. 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教育培训和就业创业服务

  近年来,“慕课”等新型在线开放课程和学习平台在全世界范围内逐渐兴起,极大促进了优质教育资源的传播共享,有利于提高劳动者的素质。依托互联网平台的各种职业教育课程的广泛开展有利于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和产业需要进行选择,有助于劳动力技能和产业发展要求的对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互联网教育的发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2014年11月教育部下发《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有效机制的实施方案》,要求大力推行“三通两平台”建设,实现各级各类学校网络全覆盖,实现教育和信息化的融合以及优质资源的共享。2015年4月教育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鼓励高等学校充分利用其学科优势和技术优势,建设在线开放课程,并对网络课程服务平台的建设提供支持。2015年7月《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也提出鼓励高校、企业和社会机构利用互联网探索新型教育服务供给方式。

  《国务院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提出建立“互联网+”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平台,推动服务向移动端、自助终端延伸。利用“互联网+”就业服务,可以实现精准高效的就业。以大学生群体为例,教育部办公厅在其《关于开展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精准就业服务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各高校利用微信、就业网站、就业APP、短信等手段建立精准对接服务平台,将毕业生就业意向与用人单位岗位需要进行数据匹配,精确推送招聘信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下发的《关于做好2017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也提出将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实体大厅向网络服务延伸,利用微信、微博、手机APP等平台,实现精准高效的人岗匹配。

  论坛平行单元的组织形势为:首先由各国代表针对就业促进和繁荣问题从不同国家的角度进行阐述,并在每一组代表发言结束后进行圆桌讨论,讨论的内容主要涵盖“不同国家的就业困难群体”、“不同国家在就业促进中存在的困难”、“有哪些就业促进方面的创新政策”等。

  参会者普遍认为,政府在就业困难群体的再培训上需要有所创新,能够使低教育程度的失业者得到充分的培训机会,帮助他们学习新的技能从而适应新的市场变化。大学生的教育应该更具有适应性,能够在工作转换中更具有灵活性。此外,参会者也认为发达国家较高的福利制度虽然能够帮助失业者度过难关,但是过高的失业保险,也是阻碍再就业的一个因素。

  6月23日的论坛首先是综合各平行单元在前一天的讨论结果,为联合国公共服务提供政策建议。其次,该论坛为获得本年度的各国公共服务部分进行颁奖。两天的会议参会达到750人,分别来自不同的国家,就各国公共服务出现的新问题和新趋势进行交流。

  

文章出处: